免费视讯聊天

調教天使與惡魔

2020-01-14 出处:未知

調教天使與惡魔

(一)

  東區

  時間是午夜十二點接近淩晨一點時,一個人影走出了鶴風學園的大門,緩緩

走回自己溫暖的小窩,單薄的身影被陣陣寒風吹的不斷發抖,不時傳出幾聲短暫

的咒罵。

  這個人影叫作風行之,今年二十九歲,外表白淨舉止斯文,給人風度翩翩的

形象,只是在斯文的外表下所隱藏的,是他自身IQ高達三百八十的秘密,之所

以隱藏自己的秘密,是因為風行之自小便知道自己與眾不同,也了解這樣易受人

排擠,一向厭惡麻煩的他索性將自己裝得自閉,並壓低自己的智商。

  平凡的完成學業,平凡的藉著一點技巧及人脈成為了大學的助教,一切都讓

自己顯得極為平凡,以方便自己用這個做掩飾進行喜歡的研究,只是因為位低人

微,所以常常會有一堆突來的加班,今天他便是因為在下班前突然接到一件修理

器材的工作而被迫加班,算是一種可以接受的意外吧。

  咒罵了一陣子,風行之便停下了咒罵的動作,轉而將思緒轉移到自己正進行

的研究上,其實他並不是不懂賺錢,事實上從十二歲起,他便靠著股票的投資及

靈活的手腕,讓自己及他的兩名好友成為高等的富豪級人物,工作對他來說已經

是沒必要的了,現在這個學校幕後的大老闆就是他與另外二名好友,會作助教只

是他打發自己的時間,和方便他進行研究罷了。

  「記憶轉換器的理論都沒有錯誤,所欠缺的只是人體實驗了,可是要去那找

人呢?學校裡的不良少年已經都快要用光了,難道要去找流氓了嗎?」

  一邊說著詭異的話語,風行之一邊走向自己的家,式的;風行之之前所做的

一切的實驗,實驗的對象都是選定了校園裡橫行無度的不良少年,在有著適當節

製的照顧的下,不少的少年都在「熱情」的協助風行之的實驗後改邪歸正,但也

造成了風行之現在無人可實驗的宭境。

  當風行之正一邊胡思亂想著,一邊走向自己的住宅時,突然感覺到四周圍有

種怪怪說不上的感覺而停下腳步,在剛剛的一瞬間,風行之有種整個空間跟時間

都停頓了一下的怪異感,左右張望四周觀察了許久,風行之才發現怪異感出現在

何處,原本冷風不斷的城市竟然變得寂靜無聲,連不斷狂吹的寒風也不知何時都

停下了,整個城市出現一股詭異的寂靜,正對這個詭異的現象感到疑惑時,風行

之聽到不遠處街角的小巷中傳出一陣輕微的爆破聲,聲音雖然輕微但在這寂靜的

空間中卻格外的明顯,按耐不住好奇心,風行之小心的靠近小巷往巷裡看去。

  只見小巷中站著兩名女子,分別穿著一黑一白的兩件袍子,袍子上佈滿了裂

縫,似是經過一番激戰,隱約可見內裡雪白的玉肌,在無風無聲的空間中,衣袍

竟然不斷的抖動著,這種違反科學的情形引起了風行之的興趣,小心的慢慢接近

兩女,想要看清楚情況。

  對峙中的兩女像對周遭一切毫無所覺一般的注視著對方,白衣的女子一頭金

色長髮垂到腰際隨風飄逸,美麗的俏臉上有著冷淡漠然的氣勢,而黑衣的女子比

白衣女子高出一個頭左右,一頭長達小腿的黑髮,毫不遜於白衣女子的絕美容顏

佈滿了妖異的美豔感。

  「亞妮殿下,我們浪費太多的時間了,就以一招解決我們兩族的恩怨吧。」

  互相注視了一段時間後,妖豔的黑衣女子突然淡淡的笑道,但口氣中卻隱隱

帶有一絲哀傷,被稱為亞妮的女子同樣以帶著哀傷的冰冷語氣回道:

  「就照您的意思吧,雅蘭殿下。」

  達成共識後,兩女原本不斷飄動的衣袍突然停下,貼回兩女的身上,接著兩

人同時緩緩將雙手舉高。

  「籠罩天際之光,照耀大地之光,無邊無際之神光,回應吾之召喚,回應吾

之心願,降臨於此。」

  「黑闇之盡頭,無限之暗影,輪迴之黑曜,結合汝之力量,應吾之令,降臨

於此。」

  隨著兩女不同的話語終結,一白一黑兩顆的光球出現在她們兩人手上,起先

是像棒球大小,但漸漸的不斷擴充漲大,短短時間內便以漲大到宛如一人般的大

小,在兩女上空緩緩繞圈,在光球周圍的建築等一碰觸到光球便立刻遭到像遭到

吞噬般的粉碎消失,讓一旁偷看的風行之冷汗直冒。

  不管這兩個女人是誰或者說是什麼東西,單是看這兩顆光球所表現出來的威

力,這招一旦使用出去地球完蛋與否是其次,自己絕對是小命不保,但這個時候

才想要跑也已經來不及了,正著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時,突然撞到風衣口袋裡裝的

一個東西,掏出一看是一個精巧的鎗形注射器,這就是今天他要下班時臨時接到

的工作,修理完後便隨手收進了風衣裡,本來準備明天直接還人的,修理的時候

好像裝了些強力麻醉劑進去,靈機忽然一動,當下也沒時間確定了,小心的往兩

女走去。幸好這兩女都擡頭專注在集中光球的力量,絲毫沒注意到風行之,讓風

行之安全的摸到黑衣女雅蘭的後方。

  在雅蘭察覺有異,正要回頭時,風行之已經熟練的一針打在雅蘭頸上,雅蘭

震驚的回頭看了風行之一眼,嘴唇微微開啟想要說話,但話還沒出口人便癱軟在

他懷裡,空中的黑色光球在主人昏倒後也跟著消失。被這突然的變故影響的亞妮

一時愣住不知如何反應,風行之突然抱起懷中的將雅蘭往亞妮一扔叫道:

  「接住。」

  看到雅蘭嬌美的軀體往她飛來,腦袋一片空白的亞妮下意識的收回力量伸手

抱住飛來的嬌軀,才剛抱住時,手腕突然一麻,被順勢往前風行之趁機一針注射

在亞妮的手臂上。

  「你………」

  亞妮模糊的發出一聲單音便抱著雅蘭一同癱倒在風行之懷裡,雖然說手上左

擁右抱著兩名絕色美女,風行之卻沒有齊人之福的幸福感,心裡只有「怎麼辦」

三個大字,雖然說運氣好讓她暫時的弄昏了兩人,但誰知道她們兩人醒來會不會

再打起來,又不能一直讓她們昏睡著,不知如何是好時風行之突然想起一事,抱

起兩人便衝向自己家中,一起跑才驚訝的發現雖然抱著兩個女人,但手上卻幾乎

沒有傳來任何的重量感,四周圍適才那種詭異的寂靜也不知何時消去了,但這時

的風行之也沒時間去研究這些了,抱著兩女火速的奔回自己家中。

  回到家中的風行之絲毫不停便抱著兩女直奔位於地下室的實驗室,寬大的地

下室中擺滿了不明的儀器,將兩女放在實驗室正中間的床上後,風行之又急急忙

忙的將兩女身上已經破爛的衣服扯下,拿出一堆線路接到兩女身上,最後邊喘氣

邊對著天花闆說道:

  「J,將這兩人的記憶轉到電腦內,分別存好後將她們的記憶消掉。」

  「是。」

  一個平闆的機器聲調突然響起,回應了風行之的命令後,只見兩女身上的線

路傳出陣陣的光芒,好一會後光芒停下,J的聲音再度響起:

  「警告,儲存之記憶佔據記憶體三分之二,是否繼續儲存?」

  聽到J的話後,風行之驚訝的說不出話,這台代號J的電腦是他傾盡自身財

力及心力所精心製作的,當初將全地球所有超級電腦的資料灌輸進去時也不過佔

了它十分之一不到的容量,現在才兩個女人的記憶便佔滿了它三分之二,這二個

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呀?

  「警告,在二分鐘實驗體清醒。」

  J再次響起的警告聲打斷了風行之的思考,連忙說道:

  「繼續儲存記憶,這項工作列為第一優先。」

  「是。」

  兩女身上的線路再次的閃爍起光芒,當光芒停下的同時,兩女突然同時呻吟

一聲,坐起身子怯怯懦懦的看著四周圍,然後將目光落到風行之身上,風行之尷

尬的想說要說什麼時,兩女嘴巴突然一扁,同時發出震動天地的哭聲。

  「警告,清除記憶後,行為模式將會降為零歲。」

  J刻闆的聲音像是嘲諷般的插在這震動天地的哭聲中。

  風行之兩眼無神的坐在沙發上,與之前相比臉色顯得非常蒼白,雙眼更是明

顯的黑了一圈,距離他碰到那兩個來歷不明的女人已經五天了,而這五天來他平

均一天睡一小時,造成他這樣悲慘原因的,就是………

「嗚哇∼∼∼」

  震天的哭聲突然響起打破深夜的寧靜,但風行之非但沒有嚇到,反而熟練迅

速的抓起身旁的奶瓶衝到哭聲響起的地方,只是這次沒派上用場,因為發出哭聲

的兩名美女一看到風行之出現立即止住哭聲,原本妖豔的雅蘭正一臉純真的伸出

雙手,以著稚嫩的聲音說道:

「抱抱……」

  而本來冷淡漠然的亞妮更是興奮的直接爬到風行之旁邊抱住他,開心的一直

笑著。風行之無奈地苦笑抱起亞妮,來到雅蘭的身邊,將兩人一同抱到懷裡,輕

輕的拍著兩人肩膀,嘴裡哼著記憶中的催眠曲,有一句沒一句的哼唱著,好一會

後兩人才抓著他的衣服漸漸睡去。

  是地,風行之這五天的痛苦全是由眼前這兩名有著環球小姐也比不上的長相

及身材,但智商卻只有一歲不到的疑似人類?自從五天前為了避免兩女醒來造成

危險,風行之用他新開發但未經過人體實驗的記憶轉換器將雅蘭和亞妮兩女的記

憶全部抹去,誰知所造成的反效果就是讓雅蘭和亞妮兩女智商退化成與嬰兒相等

連行為舉止都跟嬰兒沒有兩樣,這讓從來沒育嬰經驗的風行之頓時被摺磨的慘兮

兮。

  先是自己的房間遭到了霸佔,因為房子裡只有他房間有床,接著因為不知道

她們吃什麼,只好先用鮮奶代替食物,雖然兩女能夠接受,但兩人活動量又極度

龐大,常常沒幾個小時便餓得大哭,更慘的是風行之還要服侍她們兩人洗澡、換

尿布,一個身體、心裡皆正常的男人,在看著兩名絕色美女光著身體在自己眼前

任他擺佈時,他是不可能會沒有衝動,但是只要一接觸到她們兩人純真無邪的雙

眼,風行之便只能強製的壓抑住那股衝動,加上二女又只能用哭和一點簡單的單

字表示自己的意思,而哭聲又是不分時間不分地點的隨時響起,讓他每天疲於奔

命。

  所幸因為兩女的發育已經完成,所以沒幾天便能照風行之所教導的發出簡單

的音調表示意思,讓風行之的照顧能稍微順利一點,但風行之還是不敢大意,尤

其是在他發現他之前製服兩人所注射的東西時,他更是冷汗直冒。他記得其實沒

錯,注射器裡的確實是強力麻醉劑,鶴風學園獸醫研究所正最新研製的「急效性

強力濃縮麻醉劑」的未稀釋品,這種麻醉劑只要只要1CC便能讓一頭象在注射

完的一秒內麻醉完畢,而他打在雅蘭和亞妮身上的劑量是20CC,一人剛好是

10CC,雅蘭和亞妮不但沒事,還能動作一下後才睡倒,並且只睡了十分鐘不

到。

  總之呢,日子便在風行之每天的戒慎恐懼的痛苦育嬰中過去,唯一的安慰就

是兩女對他都很依賴,時常要他抱著哄睡,軟玉在懷的舒適滋味讓他連日遭受荼

毒的心態終於是獲得一點補償,而且隨著日子的過去,以及育嬰技術的熟練,風

行之漸漸對兩女產生一種兄長的感情(不是父親,風老哥今年二十有九,堅持不

承認自己已到為人父的年紀。)

  這天,風行之的育嬰之日第十天,在他熟練的將二女哄睡,看著二個抱著大

熊娃娃(為了解決兩女老是抱著他睡覺而想出的辦法)淺淺微笑的二女,風行之

嘴上發出父………不、兄愛的微笑時。

  「報告,資料轉換完畢。」

  J刻闆單調的音調突然響起,那日由於風行之好奇雅蘭和亞妮兩女的龐大記

憶,所以命令J將雅蘭和亞妮的記憶轉換成文字及圖檔,讓他研究一下,但這幾

天一直忙於照顧兩人,讓他差點忘記了這件事。

  「投影出來吧。」

  「是。」

  接到命令,J立即在房間投影出所轉換成的資料,風行之慢慢看著兩女的記

憶,不算驚訝的確定她們兩人確實不是人類,而是在另一次元中,名稱為神族和

魔族,相貌與人類相似的另一次元生物,而她們的年齡以地球的算法根本計算不

出,只能確定遠超過地球的存在時間,難怪J的容量會用掉那麼多,在跳過了她

們所學的咒文、武術、知識後,剩下的就是所謂的回憶了。

  但這個回憶卻看得風行之僅皺眉頭,先說亞妮;生為神王獨生女的亞妮,母

親在她出生時因為難產而去世,便是由神王一人負責將亞妮帶大,但自小出生於

王家,個性嚴肅古闆的神王,對於教育孩子根本是一竅不通,在亞妮還小時便不

斷的灌輸亞妮身為神王繼承人的應有責任,讓亞妮每天所做的就是不斷學習,根

本沒有所謂的童年,而每次見到神王時,不懂表達自己感情的神王也只是淡淡的

詢問亞妮學習的進度,讓她根本感受不到溫暖,整個人生根本就是冷冰冰的一片

灰暗。

  而身為魔女獨生女的雅蘭的情形也是一樣悲慘,雖然是魔王的獨生女,但母

親卻在一次內亂中因保護她去世,悲傷過度的魔王將責任怪罪到雅蘭身上,憤而

將雅蘭放逐,失去母親又受到父親放逐的雅蘭,在一連串的打擊下,又被放逐到

了蠻荒地區,為了生存;雅蘭的個性開始變得殘忍暴力,一直到魔王后來終於冷

靜下來時,雅蘭的童年一直是在血腥與屠殺之間渡過,而且極度不信任他人。

  看到她們兩人這麼悲慘的童年回憶讓風行之感到憤怒無比,收拾起憤怒的情

緒,繼續的再看下去,亞妮與雅蘭由於身份的影響,使得她們成人後身邊的人對

她們都是敬畏有之,加上兩女本身也不喜與人接觸。幾乎每一天都是在同樣的情

況中渡過,清醒…吃飯…練功…吃飯…讀書…吃飯…洗澡…睡覺,單調的日子連

風行之也不敢去想向箇中滋味。

  一直到後來;由於神、魔兩族之間長久的戰爭不斷,雙方雖然都已感到疲累

不已,但又不甘心就此認輸,便決定由雙方分別派出一名代表單挑,敗者一族將

服從勝者一族的命令,亞妮及雅蘭便是雙方的代表,只是到這邊的時候突然有段

記憶變得很模糊,好像她們做了什麼挺愧疚的事情而不願回想。

  這次的戰斗二人由神界打到魔界,最後還甚至突破力量限製,打破次元來到

地球,之後便是風行之所見到的情形了,只是她們兩人在布置結界時不小心將風

行之也捲進來,而被風行之誤打誤撞的解決了她們二個。

  在看完全部的記憶後,風行之看著雅蘭和亞妮兩女天真的睡顏,暗自下了決

定,指示J將資料全部調出後,風行之快速的整理、分類起這龐大的資料。二小

時後,風行之略顯疲憊的將二女抱到地下室,放到床上後再度將相同的線路接到

二人身上,然後對J下達指示。

  「J,將代號一(咒文)…二(武術)…三(知識)的資料夾重新輸回。」

  片刻後:

  「輸入完畢。」

  「將代號四資料夾輸入。」

  深呼吸一口氣,風行之才下達了這項指令,代號四資料夾裡的是風行之重新

整理修改過的記憶,內中將二女的痛苦及成長記憶都清除掉了,但保留了神、魔

兩界的景物,以及她們父母的模糊長相,這是風行之為了之後可能遇到的情形所

安排的,另外對她們加了一個安全指令,這個安全指令會讓她們在清醒後將他視

為兄長般的親人,以免發生意外,而這樣子的作法,在兩女清醒後,所具有的就

是她們本來的性格,而不是那種因為痛苦的童年及環境而養成的怪異性格。

  只見電流的光芒不斷地來回在雅蘭及亞妮兩女身上的線路中,風行之緊張的

在一旁注視著一切的進行,一直到J刻闆的聲調再次響起,風行之懸在空中的一

棵心,才終於放了下來。

  「資料轉換完成,完成度百分之百,三分鐘後小姐們清醒。」

  就在風行之正在進行著兩女記憶轉換工作的時候,在另一次元的神界中。

  「神王,還是找不到亞妮殿下。」

  「找!去給我找!就算把整個宇宙翻過來也要給我找到她。」

  被神王從未出現過的暴怒嚇到的小兵連回答都忘了便往宮殿外衝去,平日威

嚴莊重的神王無力的坐倒在王座上老態畢現,嘴裡喃喃的自語道:

  「回來吧,輸了也沒關係,妳不要出事呀,亞妮。」

  而同一個時間,與神界相鄰的魔界,足以與神王匹敵的怒火正在魔宮中大肆

燃燒。

  「人呢,人跑那去了?」

  發出著與神王相同威力的暴怒,魔王不斷的咆哮著,在一旁的侍從們是能閃

多遠就跑多遠以免遭到波及,知道不久後魔王無力的倒在地上,依然能聽到他有

力的咆哮聲。

路過看看。。。推一下。。。

很好看喔!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這個題材沒有看過耶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


站点申明:网站内容均来自其他互联网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