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视讯聊天

[秀色][西部世界]

2020-02-11 出处:未知



 

  这次的假日旅程,是从海滨的渡假地穿过沙漠的旧公路进入古老的西部城镇。
旅程漫长而炎热,即使他们坐在装有冷气空调的大巴里开向想象中必看的独特的
西班牙南部城镇,瑞丽仍然无法忍受毒辣的太阳通过大窗户折磨着她的皮肤。她
十六岁,正和她的家庭一起度假。她的兄弟卢坐在她前面,热切的盼望着这次的
旅行。她不明白为什么?一些老旧的西部城镇为旅游者进行了重建,它们到处都
是。为什么他会这么感兴趣?她对她的朋友克里斯蒂娜微笑着,她就坐在她旁边。
她们是同班同学,总是在一起。瑞丽和克里斯蒂娜劝说他们的父母今年一起度假,
他们都同意了。他们在西班牙的海边露营了一个星期,那些在海滩上睡觉和跳舞
的夜晚真是太棒了。她和克里斯蒂娜都觉得西班牙男孩非常可爱,即使他们不会
说英语而女孩们也听不懂西班牙语。无论如何,爱是一种国际的语言,谁会担心
呢?

  但是,真令人惊奇,他们离开让人动心的海滩,在炎热的日子里在沙漠中央
的一辆大巴士上做什么呢?他们七点就出发了,他们的父母一路闲谈着,卢看着
他的愚蠢的漫画,瑞丽和克里斯蒂娜则忍受着炎热打着瞌睡。瑞丽回想着她们前
几天在海滩上遇见的可爱的男孩,他们看起来黝黑而神秘。瑞丽坐在那里想着他
们,开始感到性欲,幻想着他们的身体和他们想对她和克里斯蒂娜做的事情。她
感觉到她的肉缝变湿了,希望可以仅仅稍微摩擦一下自己。昨天,她和克里斯蒂
娜已经互相帮助对方彻底刮光了她们的阴部。她们穿着三点式的泳装,只能遮盖
住很少的部分,所以她们大胆的彼此刮掉了阴毛,真的令人兴奋。然而,她们很
怕被他们的父母或卢发现,希望能保住秘密,直到它再一次长出来。现在,她可
以感觉到她的棉内裤毫无障碍的摩擦着她敏感的阴唇。她的内裤已经湿了,她希
望今天已经穿的是一件比较长的裙子,而不是现在这条几乎不能盖她的屁股的。

  「你在想什么?」当克里斯蒂娜看着她心不在焉的在位子上来回的摩擦着她
的屁股时,在她耳边吃吃地笑着说。「哦,只是……你不感到无聊吗?」瑞丽微
笑着把她的裙子稍微拉下了一点。「当然!」克里斯蒂娜叹息着闭上了眼睛,「
人们到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我们不留在海滩上?」

  「好吧,那里一定有些什么!」瑞丽看着窗外说。几辆装满了游客的大巴正
向同一方向开着。即使有什么,那地方也一定塞满旅游者。她看了看车里,乘客
里有一半明显是西班牙人,可能是来自西班牙其他部份的旅游者。许多家庭正热
烈的讨论他们要去的地方的说明书和旅行指南。瑞丽试着倾听他们的讨论,但是
她附近的人说的不是西班牙语就是德语,瑞丽和克里斯蒂娜都听不懂。昨晚她们
出去前,她们的妈妈给了她们一些说明书和文件,告诉她们要仔细看,但像往常
一样她们没有理睬就去跳舞了。她们昨晚很晚才回家,当遇到克里斯蒂娜的妈妈
时只好说她们已经看过了。「你看了你妈妈给我们的文件吗?」瑞丽问。「啊,
没有,我想我们把它们留在房间里了!你看了吗?」「没有!无论如何,它不过
是类似加州的西部。记得我们去那里的时候吗?」「是的,一些牛仔和假印地安
人!」克里斯蒂娜再一次叹息着,这真是一个无聊的日子。

  女孩们继续谈论了海滩上的男孩一个多小时,直到西班牙女导游走过来把一
份表格发给了所有的乘客。导游年轻而美丽,赤裸着胸部,小巧的金色乳环穿在
她两个漂亮的粉红色乳头上。她的裙子非常短,当她在瑞丽前面弯下腰时,瑞丽
看到她性感而整洁的私处刮的干干净净,一个挂着标签的阴环穿在她的阴唇上。
瑞丽和克里斯蒂娜看着粉红色的表格,上面大部分是西班牙语,她们只知道那里
该填写她们的名字和护照号。瑞丽想,就想在机场一样,这个愚蠢的国家各处都
是繁文缛节。

  「你昨晚好好看了我给你的文件吗?」瑞丽的妈妈急切的在女孩的后面的位
子说,她们机械的点了点头。「当然,没有问题!」瑞丽和克里斯蒂娜吃吃地笑
着。她们不想让她们的妈妈知道她们没有看说明书,所以只好假装知道正在填的
表格的内容。在她们的名字下面有一些选项,但是女孩们不明白意思。瑞丽探头
看了看过道另一边的一个西班牙女孩和她母亲的表格,然后在自己的表格上勾了
相同的选项,克里斯蒂娜也同样选了它。

  「你确定知道自己的权利吗?」当导游沿走廊来收集表格时,克里斯蒂娜的
妈妈说,「不需要我看看它吗?」「没问题,我知道!」克里斯蒂娜说,她不想
让妈妈知道她们犯的错误。无论如何,不过是她们不能从西部城镇偷东西或类似
的声明,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女孩们把表格交给了导游,她简单的看了看后对她
们微笑了一下,然后把表格交给她们的妈妈让她们签字。

  「女孩,你确定你读了我给你的说明书吗?」瑞丽的妈妈探出身子对她们说。
「是的,我们读了!」瑞丽说,知道她们不能承认说了谎,否则会有许多的麻烦。
「好,好吧。你们比我想的勇敢!」然后,她签署了她的女儿的表格,克里斯蒂
娜的妈妈签署了她的女儿的表格,她们把表格还给了导游。「她是什么意思?」
瑞丽紧张地对她的朋友耳语到。「我不知道!别管她们。」克里斯蒂娜回答。

  最后,大巴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停在西部城镇入口外一个满是灰尘的停车
场上。游客们下了车,导游给他们每人的脖子上挂了一个标签。瑞丽注意到家里
的其他人都是绿色标签,而她和克里斯蒂娜则是红色标签。她看了看周围,发现
她们不是唯一带红色标签的,周围的乘客有三分之一也是,但好笑的是她们全都
是女孩或女人,年龄都没有超过三十岁。

  「好吧,女孩,既然你已经决定参加表演,我想我们一会儿会在里面的某个
地方看见你的!」瑞丽的爸爸微笑着给了他的女儿一个拥抱。「是的,我们为你
感到骄傲!祝你好运!」克里斯蒂娜的妈妈说着也拥抱了她的女儿。「是的!再
见!」克里斯蒂娜吃吃地笑了和其她的女孩一起向她们的家庭告别。剩下的人和
从其他大巴上下来的游客一起跟着导游向入口走去。

  「好吧,我们不用和父母度过一整天了!」瑞丽搂着她朋友的肩膀笑着说,
「让我们参观纪念品商店去。」「是的,不过他们的意思是……?」克里斯蒂娜
耸了耸肩和瑞丽一起走向入口。所有带绿色标签的客人都已经消失在木头的房屋
群中。瑞丽可以看到远处千篇一律的西部建筑,顺着主要大街分布着酒吧、理发
店等所有吸引游客的圈套。

  城镇门口站着六十或七十个带红色标签的女孩和女人,她们挨个通过一些牛
仔打扮的男人。当然,从她的位置瑞丽无法看清楚女孩队伍的前面,她们好象换
了什么别的东西才进门。然而,当她看见一个半裸的女孩在牛仔后面脱着衣服时,
女孩开始不安起来。「我猜我们必须打扮成女牛仔的样子!」克里斯蒂娜说。「
啊,并且变成表演的部份,就象爸爸说的一样!」瑞丽点头说。「嗨,你看那个?」
克里斯蒂娜突然指着一辆从入口的另一边进入城镇的旧马车说。她们只看见它几
秒钟,但她们毫不怀疑看到了十个或更多的全身赤裸的女孩被装在木制的马车笼
子里运走。

  「怎么……这是一场表演吗?」瑞丽说着明显紧张了起来。女孩回过头想走
回大巴,但她们被后面的许多其她女孩推动着向前走去。她们大部份是西班牙人,
而且全都谈着天欢笑着,好像非常期望进入。瑞丽第一个穿过门,她的标签被牛
仔检查了一下。他用西班牙语说了一些话,不过她并不明白,于是他指了指前面
的一大群女孩,她们正自己脱去衣服。她不情愿地加入她们,等着克里斯蒂娜过
来。

  「我想我们应该……啊……脱光!」克里斯蒂娜说着开始慢慢地开始解开她
宽松的上衣的钮扣。瑞丽没有动,但挨着她的一个西班牙女孩一边脱下她的内裤,
一边用差的英语说:「你……脱衣服!」「我想你是对的!」瑞丽叹息着开始解
开她的衣服。几分钟后,她们俩和其她女孩一样全身赤裸的站在了灼热的太阳下。
她们学着其她的女孩,把她们的衣服和鞋子放进了门边的木桶里,光着脚站在滚
烫的沙子上等待着进一步的发展。「我们以后怎么找到自己的?」当她把她的衣
服和鞋子放入桶里时克里斯蒂娜问,「我的意思是它们都混在一起了!」「我不
知道!」瑞丽的声音颤抖着,她无法相信正在发生的事情。

  一个牛仔做着手势,让女孩们跟他来到一辆和她们刚才看到的很象的马车旁。
瑞丽、克里斯蒂娜和至少十个和她们年龄相仿的女孩一起被推到了笼子里。门猛
的被关上,马车慢慢的离开。瑞丽和克里斯蒂娜被挤到了笼子的一边,她们的胸
部挺立在木栏杆的中间。没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坐下,因此她们完全暴露的站在那
里。她们看见其他的游客从汽车上下来,走进了西部城镇的街道。当马车缓慢的
经过他们时,多数的游客微笑和和她们打招呼。笼子里的一些女孩也回应着和街
道上的人说话。女孩们在城镇里进行着一个真正的旅游,瑞丽强迫自己相信这是
表演的一部份。

  女孩们的情况越来越悲观。这里是无政府的食人地区,她们在欧洲的一些国
家曾经听说过。因此,在她们去之前,她们的妈妈要求她们读导游说明。现在,
她们不知不觉的参加到了这场活生生的表演中。女孩迅速的交流着,她们或许无
法活着离开这个地方,除非她们能找到他们的家庭并让他们帮忙。

  不知何故,当她们吊着三个赤裸的女孩的老旧绞刑架时瑞丽并不感到惊讶,
她们排成一排,踢着腿抽搐着。裸体的女孩和女人在台下排成一长队等着轮到她
们。三个女孩被反复的拉起和放下,健康的肉体疯狂的扭动着,胸脯为了维持生
命而剧烈的起伏。女孩们的舌头长长的伸了出来,身上的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许多观众在女孩慢慢被吊死的娱乐中高声欢笑和叫喊着。

  马车经过了烤肉区,看起来女孩的肉被用来招待游客。当瑞丽看见全部的情
况时,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几乎要昏倒过去——在填满了煤的烤坑上,穿刺
好的女孩慢慢地旋转着,闪亮的油脂从女孩的身上滴到了火中,浓郁而甜美的烤
肉芳香充满了空气。马车走的更近了,瑞丽可以清晰的看见穿刺烧烤的女孩,她
们曾经美丽的裸体在火上逐渐变成了金黄色,优美的曲线上的皮肤变的象炸猪肉
皮一样松脆,可口的芳香使她流出了口水。离她最近的一个女孩还在蠕动着,她
好像正对她微笑。「克里斯蒂娜,你看到了吗?我想那女孩刚刚在对我微笑!」

  令人惊讶地是,笼子里的其她女孩的在看到烤肉区后明显开始兴奋的高声说
笑起来,并且彼此指着她们自己身体的不同部份。「我想她们正在讨论烹饪的方
法!」克里斯蒂娜咽着吐沫说。「我知道,这真是太……我们正在去……!」紧
靠着瑞丽站着的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西班牙女人打断了她的话。她托起瑞丽的左乳
房,用手秤着它的重量。空间太拥挤了,瑞丽无法后退而躲避女人粗鲁无礼的手,
克里斯蒂娜高兴的看着。女人微笑着说了些西班牙语,周围其她几个女孩笑着开
始轮流抚摸她的胸部。瑞丽有着巨大的C 罩杯的胸部,和她苗条的身体形成了鲜
明的对比。她惊讶的发现她对女孩们讨论她的胸部感到非常的自豪。「我想她们
正在订定关于你乳房的计划!」克里斯蒂娜笑着说,而瑞丽无法不笑着回应。即
使女孩们一句都听不懂,但当大多数的其他女孩显然在享受这个环境的时候,她
们也逐渐融入了其中。西班牙女孩的胸部都比较小,白种美国女孩有趣的身体和
独特的巨大乳房无疑是大家的焦点。克里斯蒂娜也忍受着女孩们抚摸她的乳房。
她们相当大,并且比瑞丽的柔软。在这奇特的情形下,瑞丽一边用手揉搓着克里
斯蒂娜的大胸部一边开玩笑说:「啊,是的,我想我们的这些将会和洋葱一起烤!」
克里斯蒂娜吃吃地?BR ψ趴计缆廴鹄霰还喂獾囊醪浚邓屎媳磺谐善湛
尽?

  一边闲谈着一边享受着旅程,她们经过了有一些女性被耻辱的展示和屠杀的
地点。紧靠着烤肉区的是斩首区,女孩被巨斧或断头机切下了头。然后,她们经
过一个小山坡,十几个女孩被呈X 形钉在路边排成一排的十字架上。一个女孩的
双手已经被钉好,一个男人正把钢钉敲进她的小腿了,瑞丽甚至能听到她的腿骨
裂开的声音。大部分的女孩看起来都还活着,但皮肤已经被晒的起了皱纹,双眼
无神的看着马车经过。克里斯蒂娜激动的说:「我知道这个,这是制作肉干的地
方。太阳和热风会彻底干燥她们,但会花上几天工夫,她们每天被喂一点营养以
维持生命。一但她们完全风干,就会被切成干肉条。在她们的皮肤下只有瘦肉而
没有任何脂肪,这比人工烘干的好吃多了。」瑞丽喘息着看着十字架上女孩们的
脸,她们没有任何表情,既不高兴也不遗憾,她们已经接受了她们是猪肉干的命
运,无论如何她们没有其他选择。

  在前面的区域里,她们看见了女孩彼此用真正的刀剑或手枪决斗。很明显,
在这里女孩只是娱乐和肉,这个想法让瑞丽和克里斯蒂娜在剩下的时间里既生气、
恐惧又兴奋。

  「啊,啊!!」当她们到达最后的目的地时,牛仔们大叫着。在大街的尽头
是一个巨大的露天候宰笼,围栏只是木栅栏,但附近有些看来非常结实的牛仔持
枪守卫着。候宰笼里关着了一百多个赤裸的女孩和女人,等候着她们的命运。马
车卸下了货,女孩们被赶进了候宰笼前的一个斜坡里。她们排成一行等到着进去。
两个牛仔挑出很少几个没有刮毛的女孩,很快地用电剃刀象剃羊毛一样处理了她
们。「很好,我很高兴我们昨天自己做了!」当瑞丽看到了牛仔们象对待动物一
样粗暴的剃光女孩时间叹息着。「是的,真是一个巧合!」克里斯蒂娜点着头完
全同意她朋友的意见。在她们前面有几个女孩,站在肉秤上秤着重量。

  当女孩们站在炎热的阳光下闲谈着,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们在
那里,还没有分好等级!嗨,女孩们!」瑞丽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女孩们回过头
看着他们的家庭,在栏杆的另一边热切的看着她们。「嗨,妈妈!」瑞丽不知道
要说什么。「好吧,我想你们两个早就计划好了,哼!?」克里斯蒂娜的妈妈微
笑着把手伸过栏杆轻柔的爱抚着她的女儿光滑的阴阜。

  「我真没有猜到!」「对,我也感到惊讶,不过还是为你感到非常的骄傲!」
瑞丽的妈妈微笑说,「但是,卢有一点失望!」「啊,真的,为什么?」瑞丽问,
非常惊讶她的兄弟会关心她。「是的,好,我们最好现在告诉你!」她的妈妈讥
笑着,「实际上我们已经让卢计划在一次内部聚会上拍卖上你的肉体,让你吃一
惊!」「什么?你怎么能……?」瑞丽现在真的生气了。她的亲父母想要把她的
身体卖作肉。即使这次她们没有偶然成为志愿着,她们也会被屠宰掉。「无论如
何,你使我们非常惊讶!」她的母亲扫视着女儿的裸体,不理睬她的抗议而继续
说着,「非常令人惊奇!」

  「怎么样,你希望怎么被处理?」克里斯蒂娜的妈妈说,「你有比较喜欢的
幻想吗?」「啊,好,也许是……斧头?」克里斯蒂娜说着,觉得这会迅速而没
有痛苦的杀掉她。「哦,我明白!」她的母亲说,「好吧,不过我希望你被吊死
或活着烧烤!虽然这么说对你很残酷,亲爱的,但这样才比较有看头!」

  「妈妈,你能不能和守卫说让我们把瑞丽穿刺烧烤!」卢突然说。他聚精会
神的看着笼子里的的赤裸女孩们,突然觉得看着他的妹妹在煤上旋转会非常的棒。
瑞丽狠狠的看着他,但这只使他更坚决了要看着她活着被穿刺。「啊,我猜不行!
既然她们已经成了志愿者,就不再属于我们了。对不起,卢,我们必须等着看牛
仔的决定!哦,这是你们的机会,女孩们!无论他们决定怎么处理你们,我们都
会来看的!」瑞丽的母亲说。「是的,就算我们错过了你们的屠宰,至少我们会
品尝你们的肉!」她的爸爸补述说。他和克里斯蒂娜的爸爸像卢一样仔细的欣赏
着栏杆后面的赤裸的女孩们,不过他们看起来更关心他们自己的女孩。「好的,
谢谢,我想也是这样!」瑞丽和她的家庭说了再见。

  她茫然的看着克里斯蒂娜走到她们面前的大秤上秤量重量。二个围着肮脏的
的沾满血腥的屠夫围裙的男人记下她的数据并迅速的用他们的大手测试她的肉质。
最后,他们在一个穿着小环的白色塑料标签上写下一些数字和编号,然后用手持
射钉枪把小环钉在了克里斯蒂娜的阴唇上,她尖叫着被推进笼子。瑞丽得到了相
同的处理,和她的朋友一起站在栏杆后面看着马车不断的送来新的女孩。

  「好吧,我从没有想过在这里穿阴环!」瑞丽笑着拿起了她的阴道标签。「
你看,它不像想象的那样痛苦!」克里斯蒂娜说着也开始研究她的标签。「我们
现在是真正肉了!」瑞丽叹息着,「你感觉怎么样?」「啊,实际上很好!我的
意思是,你听到我们的父母的话了,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被屠宰,毕竟现在给了他
们一个惊讶!」「是的,也给了我们自己!好吧,我很高兴卢没有办法得到他想
要的了!」瑞丽微笑着。

  突然,一个长着雀斑的红头女孩靠在围栏上加入了她们。「哈罗,你们是英
国人吗?」女孩用完美牛津腔英语优雅的问道。「不,我们是美国人!」瑞丽说,
「为什么你在这里?」「哦,我志愿来参加的!」她微笑着,「这地方真令人惊
奇,不是吗?」「我想也是!」克里斯蒂娜向女孩介绍了她和瑞丽。女孩叫劳拉,
十七岁,非常好客,有着一对圆形的大乳房和一个鼓胀的阴部。她在这里明显非
常兴奋。她们知道了她非常想被选为烤肉,但她的父亲试着想把她吊死,所以她
就成为了志愿者来试试运气。「无论如何,吊死也不太坏!」她说,「我的意思
是所有的人都可以从下面看着你为了生存而挣扎和扭动,真刺激!」「也许你说
的对!」瑞丽赞同的说。

  数以百计的赤裸着的女孩站在炎热的太阳下,空气中充满了少女的汗香和尿
臭。路过的人们象看动物一样的看着她们,瑞丽和克里斯蒂娜心知肚明自己将会
被屠宰后吃掉。牛仔们骑着马开始进来挑选,他们用鞭子把选中的女孩赶向斜坡,
一辆马车停在门口等候着她们。偶尔有些女孩不顺从,他们就会用力鞭打她们,
直到她们移动。或者,他们用套索套在女孩的脖子上,把她们拖到外面。大部分
的女孩只需要一鞭子就服从了,但其中一些显然喜欢品尝象牛一样被套索拉着的
滋味。女孩们因为站在栏杆边上而没有着急奔跑,她们觉得她们最后才会被选中。
她们不想要分开,所以每当牛仔进来挑选女孩时,她们都站在一起。当最后的时
间到来时,她们希望一起被处理。

  「好吧,我觉得现在该是我试试机会的时候了!我不能再站在这里忍受这种
刺激!」劳拉说着把她的红发甩在脑后,向刚刚进入候宰栏的两个牛仔走去。她
最后一次回头看着女孩们说:「我希望这次是挑选烤肉!」「祝你好运!」瑞丽
笑着回答。劳拉走到已经捉住了三个女孩的一个男人的马前,他显然接受了她,
用他的马鞭把她们赶上门口的斜坡。在那里,女孩们的双手被捆在背后,抬起来
装进马车的笼子里。瑞丽和克里斯蒂娜看见劳拉和十几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女孩
被运出笼子面对她们的命运。

  「嗨,女孩,你们好吗?」当她们看着劳拉上车时卢偷偷的走到了她们的身
后。「你那里的标签好漂亮!疼吗?」「不,当然没有!「瑞丽很快地回答,急
切的希望不要让他知道她们的任何痛苦和悲伤。「好吧,无论如何,妈妈让我和
你们打个招呼,如果你们仍然没有被选中的话!」「啊,是的,现在还没有!你
知道最后被运走女孩的要去哪里吗?」她很好奇劳拉最后的归宿。「让我看看!」
卢对着明亮的太阳迷着眼眼睛试着寻找马车,「啊,我想她们被送去绞架了。爸
爸和妈妈正在它对面的一间咖啡馆里喝茶,观着女孩们摇摆着娱乐!他们希望你
也在那里结束!」「我知道了!他们真仁慈啊!」瑞丽讽刺着,但这对卢没有任
何影响。像他们的父母一样,他只关系女孩的处理方式而对她们没有任何的同情。
「我必须走了,女孩们,如果你们想要我们观赏就快点被挑中,因为我想我们不
会再留在那里太久!「卢说着准备离开。「嗨,你们正在那里吃午饭,对吗?」
克里斯蒂娜喊着,卢一边跑开一边点了点头。

  「我们最好现在就去!」瑞丽叹息着,她毕竟不希望在全部都是陌生人的面
前被吊死。此外,如果她无论如何都会被处理,她想要她的父母可以品尝到她的
肉。「哦,我想你是对的。让我们试着下次一起被选中!」克里斯蒂娜同意了,
和她的朋友一起走到了栅栏的中间。其她的女孩,许多是姊妹或母女,也站在那
里等着一起被选中处理。稍后,牛仔们回来了,女孩们在周围奔跑和欢笑着,一
些试着逃脱,另一些则试着被一起挑选。瑞丽看见克里斯蒂娜被其他三个骑在马
上的牛仔抽打着屁股逼迫着奔跑。她试着赶上,但被另一匹马撞上了。幸运地是,
她在第三匹马前面爬起来加入了另两个女孩,和她的朋友一起被赶进入了斜坡。
当捕捉结束后,她们和另外十个女孩一样双手被捆在背后。被捉住的大部分是和
瑞丽、克里斯蒂娜年龄差不多的女孩,但是也有二个母亲,一个有一个女儿和另
一个有二个女儿。她们幸运的被一起选中,快乐地交谈着被推进马车。

  「我很奇怪她们是否知道我们要去哪里?」瑞丽试着理解她周围的西班牙语。
「我很怀疑!」克里斯蒂娜说着注视着马车移动的方向。当她们经过了断头台区
而没有慢下来时,她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可恶,那是最快的!」「啊,我感
觉到很不妙!」当她们到达烤肉区附近时瑞丽说。驾驶者拐进了烤肉区停下了马
车。不过,瑞丽想,毕竟卢无法得到我了!

  现在正是中午,数以百计的客人坐在长长的木制餐桌后面享用着午餐,炎热
的阳光被桌旁的太阳伞遮住了。像瑞丽和克里斯蒂娜一样挂着阴部标签的裸体女
孩们服侍着他们。新运来的女孩被从马车上卸下来,赶进了烹饪区。她们在桌子
之间穿行着,经过时看到了自己血腥的未来。在客人的碟子里是烤的焦黄的全部
或者四等分的乳房、多汁的女人阴部和所有其它可想像的女孩肉排。完全被穿刺
的女孩被从烤肉坑上运到切割台上,一个女孩在她们经过的一个大锅里被炖着。
这里就好象是地狱之门里的景象。

  但是,许多地方和瑞丽想象的地狱并不一样。首先,空气里充满了客人们的
欢笑和低低的谈话声。其次,肉女孩们一点也不害怕。相反,她们和客人们一样
的快乐而兴奋的欢笑和交谈着。并且,最重要地的是瑞丽也没有感到害怕,甚至
是忧愁。她有着自我实现的奇妙感觉,强烈的性冲动刺激着她。她毫无困难的想
像着自己在煤上旋转着,直到被唤醒。一件事就象穿刺钎贯穿她的身体一样烦恼
着她,她的兄弟卢正在看着她。哦,不必介意他。她不会让他破坏她最后的乐趣
的。

  「哦,看来我还有希望!」当女孩们到达了桌子和烤架之间井井有条的肉准
备区时,克里斯蒂娜微笑着说。她急切的看着一个厨子拿着一把斧头走向在一个
年轻女孩。她的头贴在一个木头墩子上,好象睡着了一样平静的跪着,直到斧头
落下后才发出一声尖叫。她被巨大的斧头切开,脑袋滚到了土里,身体痉挛着弹
起来后又躺在她的头旁边抽搐着。克里斯蒂娜看到当女孩看见自己的身体时,脸
上浮起了一个最后的微笑,然后她闭上了她的眼睛,安静了下来。

  「啊,我猜测我还是会被穿刺!」瑞丽叹息着,她不相信克里斯蒂娜刚刚说
的。当下一个女孩被斩首时,克里斯蒂娜吃吃地笑着观看。无头的身体被钩住脚
一个挨一个的吊在一根横木上。屠夫们清理着面前的一打身体,他们切下一些肉
块放在烤架上。然而,只有很少的女孩被这样处理,大部分都会被活着烹饪,包
括穿刺、架烤,炉烤或煮汤。

  「啊,看来要再见了!」克里斯蒂娜说着在瑞丽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一个厨
子抓取了她被捆着的手腕,把她拉到了旁边,瑞丽被留下独自地看着厨子戳着挑
选了5 个女孩。她们在旁边站成一排,像克里斯蒂娜一样都有着巨大的胸部,女
孩的乳房无疑是她们被挑选的理由。厨子用混合了盐和胡椒粉的食用油揉搓着她
们鼓涨的胸部,然后,他命令了紧挨着克里斯蒂娜站着的第一个女孩在一个烤架
旁跪下。二个女孩已经被整个放在烤架上烧烤着,厨子命令女孩向前探出身子,
把她的乳房放在烤架上,她勉强微笑了一下服从了。当她优雅的胸部在烤架上嘶
嘶作响的跳动着的时候,她的脸都扭曲了。克里斯蒂娜是下一个,同样勇敢的照
做了。很快,五个女孩并排跪坐着让她们的乳房被烧烤,并努力的忍着泪水让自
己不退缩,厨子偶尔用了一支叉子叉着乳房转动。

  当她们的乳房全都变成了漂亮的金褐色时,他让女孩们站起来。助手们在每
个女孩的脖子上吊了一个餐盘,让她们把冒着烟的乳房放在盘子里。瑞丽敬畏的
看着助手拉着每个女孩走到餐桌中,为需要小吃的顾客切下乳房肉的薄片。「哈
罗,亲爱的!」当她被牵到他家的餐桌旁时克里斯蒂娜的爸爸说。「哦,嗨,爸
爸!嗨,妈妈!你们好吗?」「很好,甜心,你看起来也不错」她的妈妈说着对
助手点了点头,表示他们想要一些薄肉片。「是的!……啊……啊……我猜也是!」
当女助手切下她的乳头并一片片切开她的左乳时,克里斯蒂娜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她的右乳几乎已经都切掉了。「瑞丽怎么样了?他们杀掉了她吗?」瑞丽的妈妈
好奇地问。「我不知道?我们俩一起到了这里,但是我在她之前就被选中了!」
「好吧,我想晚点可以找到她!现在你好好渡过自己的美好时光吧!」「谢谢,
我会的!」克里斯蒂娜叹着被牵到下一张桌子旁。

  在走一些桌子后,她的乳房全部都被切掉了,她被牵回了准备区。对她来说
很欣慰的是,她看见在乳房烤架上的其她女孩已经被斩首了,她主动走过去等候
着斧头。在她前面只有一个女孩,屠夫很快就处理完了她。克里斯蒂娜微笑着跪
下,把头放在粘满血的潮湿的木头上。当斧头砍过她的脖子,从她的身体上剁下
她的头时,她没有任何的感觉,但立刻世界就在她面前倒了过来。她很惊讶自己
保持了很长时间的意识。一个女人抓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扔丢进一个篮子,落在
几十个其她女孩的头上。从那里,她看见了她的身体被屠夫倒吊起来切开。她甚
至看到瑞丽和其她一些女孩被一起牵走,然后世界暗了下来。

  瑞丽没有看见克里斯蒂娜被运走。她在准备桌后面忙着吮吸厨子的大家伙。
她和其她几个女孩被命令在厨师休息期间「服务」他们,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喝下
了三个她未来的死刑运行人的精液。她只希望她的手没有被捆在后面,这样她也
可以稍微和自己玩一下。这一天确实充满了惊奇,她想着喝下了厨子喷进她的喉
咙里的精液。最后,他们满足了,瑞丽被命令跟着她最后服务的男人。他抬来了
四个钢刺,瑞丽和另外三个女孩知道这是为她们准备的。活体穿刺!无所谓了!
当他们把瑞丽抬到了一张桌子上放好后,她比平常湿了好多。她的屁股被厨子强
行抬起,钢刺几乎立刻就插入了她鼓胀的阴部,他开始推动它前进。经过漫长的
运动,他努力把钢刺穿过了她的紧张的身体,从她的发抖嘴唇中被推了出来。她
感到一阵阵的黑暗,她被捆在钢刺上举起放到了餐桌之间的煤坑上。她注意到她
的家人从他们的桌边对她说话,但听不明白她妈妈说了什么,不过她仍然试着用
微笑来回答。然后,她感到了热,烤肉酱在她和她看见的在她旁边旋转着的其她
女孩的身体上嘶嘶做响。她在钢刺上蠕动着,阴道的肌肉紧紧的包裹着钢刺。黑
暗的次数变得越来越长,直到她再也没有醒过来。

  在回渡假地的车上,空间比来的时候充足了许多,超过一半的乘客「留在了
后面」。有女孩的家庭欢笑着讨论着这个令人惊奇的日子,并且大部分都用塑料
袋或容器装着他们亲爱的那一个的留下来的肉。两个家庭都同意这不是他们最后
参观这个地方,下次瑞丽和克里斯蒂娜的妈妈将亲自参加表演


站点申明:网站内容均来自其他互联网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