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视讯聊天

[冰恋][溺杀]

2020-02-11 出处:未知



 
   溺杀

作者:石砚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系偶然,切勿对号入座。
***********************************************************

  ——由于特务们先让她换上自己的衣服才带离牢房,所以当她被带到后院来
的时候,还以为要放她出去,并不知道他们要对她下手。对于这个年仅十八岁的
女学生来说,美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她自始至终都表现得象一个与政治毫无关系的普通学生,她不会明白他们为
什么还要杀她。确实,他们根本就只是怀疑而已,但她却无法明白,由于他们对
她采取的是在毫无证据情况下的秘捕和关押,为了避免外界知道他们的劣行,所
以必须杀掉她,至于她是不是G 党对他们来说却无关紧要!

  那个长得象马猴子的典狱长站在院子里,在他周围还有几个人,她感觉有点
儿不对头,所以走路有些迟疑,被后面的特务用力一推,踉跄着来到了马猴子的
跟前。

  马猴子两只圆溜溜的小眼睛那样不怀好意地看着她,脸上泛着恶毒的笑,使
她感到有些不寒而栗。

  他拿了一个硬纸作的牌子递给她,上面写着她的名字,然后让她自己举在胸
前,由一个特务给她拍照。这样的拍照在她被抓进来的时候就照过,现在又要拍
照,虽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她也明白了。

  在她干上G 党的时候,她就已经作好了牺牲的准备,现在她收起了一直以来
的楚楚可怜的样子,脸上泛起了无畏与庄严的表情。

  她被重新带回到马猴子跟前,马猴子伸出手在她那漂亮的脸蛋儿上捏了一把,
她厌恶地甩了一下头,把他甩开,嘴里「呸」了一声。马猴子的手去解她旗袍领
子上的扣子,她被激怒了,抡圆了胳膊,狠狠地抽了他一个大嘴巴,两旁的特务
急忙过来把她扭住了。

  马猴子用手捂着自己的脸,脸上象被开水烫了似地疼,嘴里感到咸咸的。他
拿开手,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他不敢想象,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儿怎
能有这么大的力气。他的脸上现出残忍的笑,伸手从她的脖子边绕过去,一把抓
住了她那粗粗的大独辫的辫根,拉着她的头猛地向自己的脸仰起来,然后用另一
只手抓住她的下巴,把一张嘴狠狠地吻了上去。她的嘴里混浊地「呜呜」着,他
嘴里那臭烘烘的味儿让她感到恶心,她想摆脱他的恶意攻击,但双臂和头都被控
制着,她无法办到,只能用脚狠狠地踢他的腿,但她的腿也随即被控制住了,她
被搂得象一根直直的棍子一样被强吻着,接着,托着她下巴的手便向下滑到颈部,
慢慢地解开了她的纽扣。

  她努力地反抗。她不怕死,但希望象别人那样站在刑场上慷慨就义,可惜他
们不让她如愿。她感到自己的旗袍扣子被一个一个地接开了,并且被从身上脱了
下去,趁马猴子把嘴拿开的时候,她愤怒地骂了起来,马猴子立刻掏出一块手绢
塞进了她的嘴里、

  她挣扎着,向着他扑过去,特务们紧紧抓住她,用绳子把她的双臂反绑了,
还在她的脖子上拴了一根绳套,向后一拉,她感到一阵窒息,不得不停止了挣扎。

  马猴子色迷迷地看着她,失去了旗袍的姑娘露出了雪白的肢体。在她的身上
穿着一件红肚兜儿和一条花布裤衩。马猴子重新走到她的跟前,再次抓住她的辫
根迫使她仰起头,然后猛地把她的肚兜儿扯下来,露出两只小馒头一样的乳房和
那上面粉红的小葡萄珠儿。他低下头,轻轻衔住她的一颗奶头,用舌头舔着,另
一只手已经抓住她的裤腰,把她的裤衩儿褪到了她的膝盖处。她无法反抗,巨大
的屈辱感使她的眼中弃满了泪水,但脸上却满是坚毅的表情。

  马猴子一边吮吸着女孩子的乳头,一边把手从她的小腹向下滑去,滑过那软
软的黑毛构成的垫子,侵入到她那温软的蚌肉之间。

  女孩子哭了,泪水终于无法控制地掉落到马猴子的头上,这让他更加残忍地
玩弄着她,给予她更大的耻辱与伤害。

  但女孩子很快就明白,眼泪是无法让恶魔回头的,而他所给予她的也只是表
面上的屈辱,他是不可能污辱她的心的,于是,她收回了泪水,脸上的表情更加
坚定了。

  马猴子在女孩子的身前折腾了许久,然后把她的裤子和鞋袜彻底从她的脚上
除下,自己站了起来,示意两个抓住姑娘的特务松开手。他抓住女孩子的辫根,
拖着她向前走,她忍着疼痛,倔强地摆着头,扭动着腰肢反抗着。女孩子被拖到
一个石头凿成的大石臼跟前,这里原本是个榨油的作坊,那石臼便是必备的工具,
两尺多高的一块立方体大石头上凿有一个脸盆大的臼窝。他把女孩子拖到石臼前,
用力把她的头按到臼窝中去,女孩子尽力挣扎着,终于还是被强按下去,光裸的
臀部在石臼边高高地翘了起来,把一切秘密都暴露在他们的面前。

  马猴子一边抓着女孩子的辫子不放,一边用另一只手去玩弄女孩子的屁股和
性器官,然后把自己的下体挪到女孩子光裸的屁股后面,解开自己的裤子,让一
条巨大而丑恶的毒蛇钻进了女孩子的身体。

  女孩子停止了挣扎,一下子安静下来,整个院子都安静了,只剩下马猴子的
喘息声。又过了一会儿,马猴子才开始在女孩子的屁股后面抽动起来,他一下一
下撞击着女孩子稚嫩的臀部,侵犯着她圣洁的处子之体,院子里一片淫糜之声。

  女孩子的阴户中流出了鲜红的血,特务们一个一个地走过来,在石臼上强奸
着年轻美丽的女学生,趁她还活着的时候发泄他们的兽欲。

  在场的一共有五个特务,全都参与了下流的奸淫。

  女孩子从石臼边站起来,慢慢转过身,她的眼泪已经干了,眼睛里满是怒火,
她瞪大着眼睛,一个一个地仔细审视着他们的脸,仿佛要把这五张丑恶的嘴脸都
牢牢地记在心里似的,那是一种无声的诅咒,被诅咒的人从那眼神中感到了恐惧,
于是,马猴子再次抓住她的辫子把她转过身去。

  石臼中灌上了清水,满满的一窝清水,马猴子把姑娘拖过去,将拚命挣扎的
她按进了水里。

  水里冒着气泡,女孩子的头用力摇晃着想站起来,但没有成功,她的两条细
长的玉腿开始在空中蹬踢,想要找到什么支承点也失败了,上体反而更进一步地
扎进水里,整个儿臀部都滑到了石臼的上边,使她变成了屁股朝天的姿势。

  女孩子的挣扎持续了十几分钟,那是令马猴子这些杀人不眨眼的特务们都感
到特别漫长的十几分钟之后,她才渐渐软了下去,直到不再反抗为止。

  马猴子又继续把她按在水里足有两三分钟,这才松开了手。

  女孩子静静地栽在水里,高高地翘着她那雪白的臀部,一股尿液从她的两片
蚌肉中间流出来,顺着雪白的大腿流到石臼的边上,再流到地下。

  马猴子让特务给她拍了照,又抓着辫子把她的头从水里拉出来。她面对石臼
慢慢地滑倒下去,身体紧贴着石臼,跪坐在石臼边的地上,她的身子半侧着,歪
歪地靠着石臼,脸颊紧贴在石头上,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石臼,散大的瞳孔显得
那么深邃动人。



站点申明:网站内容均来自其他互联网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